共享主义社会来了!

 2014年7月22日,四川省华蓥市。当地政府组织电影放映队,到各社区、村社为居民免费播放电影。图/IC

共享经济还不成型,它们必须突破三大障碍,即体制障碍、素质障碍和观念障碍。新物种美妙不可方物,法律法规应该跟着它们变,而不是照顾既得利益者,这才是进步的监管智慧。

 

文 / 肖锋

未来某一天,你凭共享单车、共享汽车到另一座城市,住共享民宿,穿共享服装,连配饰这么个性化的物品都是共享的……生活就是做减法,先减物再减心。

作为一个新经济模式,共享经济的核心是盘活存量经济,对闲置资源进行再利用,说白了就是不必“你有我有全都有”,但求“你用我用大家用”。

共享经济的风口吹得“猪们”满天飞舞。共享单车、床铺、雨伞、图书、篮球……共享经济是个“筐”,啥都可以往里装。先别骂,要骂就骂那些共享路上的“拦路虎”。中国离那个“即插即用”的共享生活尚远,但足可憧憬。

位于伦敦南部西诺伍德的“借物馆”(Library of Things)是最早的共享商店,创建于2016年7月。这里出借地毯清洁机、DIY设备、露营装备、厨具和潜水服等人们需要却不必拥有的东西。图/Make Change

是什么让共享经济变了味?

 

一年博弈,滴滴彻底沦为了另一家出租车公司。全国目前从事网约车的司机还不足高峰期的1%,打车难、打车贵问题重现。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,想必无需多说。既得利益集团搅了共享经济的好梦。

好在科技进步、商业创新还在滚滚向前。共享经济的“大筐”里,还在不断装新东西,雨伞、图书、篮球、衣服、手包、珠宝……最新被叫停的是“共享床铺”。野蛮生长本来就是民营经济的本色。

你说“共享床铺”与原来的“胶囊公寓”有何区别?区别就是共享模式和互联网平台的创新迭代。没有试错就没有文明。文明就是试错的副产品,就像一群蚂蚁找到最短路径是一只只试出来的。

共享经济的核心在于激活闲置资源的价值,是新商业浪潮的风口。共享概念顺应了市场发展和人们对便捷生活的追求,“轻生活”的随性体验迎合了大多数消费者向往的“简约而不简单”。

2017年6月4日,上海浦东新区张江高科技园区郭守敬路、居里路一带,共享雨伞悄悄出现。图/IC

你说共享雨伞,不就是变相卖伞吗?押金19元,投放了没几天,雨伞就全部被人拿回家,9.9元一把的伞卖19元,没几天就卖3万把。不错,这是个经典营销案例。但人家方便了下雨回家的人,对不对?

你说这事跟共享有一点关系吗?共享的意思是每个人把自己暂时用不到的东西或服务拿出来共享,一如Uber、Airbnb和起初的滴滴那样,现在的共享是挂羊头卖狗肉,名不副实。别较真,这事就是共享。那公交车应该叫共享大巴,网吧叫共享互联网,公共洗手间叫共享厕所,餐馆叫共享美食城,迪士尼应该叫共享游乐场。对的,共享经济就是原来商业模式加上互联网。

让大家不爽的是那些妨碍大家共享的“拦路虎”。因为共享经济来了,原本的利益集团的奶酪被动了,用各种条条框框绞杀之,以监管之名,行垄断之实。且看看滴滴的下场。

共享不好吗?广州的租售同权,颇有点共享学区房的意味。广州出台新举措,只要符合条件的租房人,未来可以与业主一样,其子女享有同等就近入学的权利。这事很像共享的地方在于,学区房的主人把自己不需要的房子租给需要入学的租房人,这样租房人就可以享用到最好的教育资源。你瞧,教育公平不是又在向前推进一步吗?当然,要等着瞧。共享经济,包括租售同权是改革诚意的试金石。

2017年5月24日,上海徐家汇一商业广场前的“共享洗衣机”。图/IC

共享经济并不是第一个“伪风口”

 

共享经济已经成为2017年最热的词之一,一个最热的风口,也有人称之为“伪风口”。我告诉你,这些都没什么。所有的泡沫比起炒房子来讲都不算什么。炒房子炒掉了一个民族踏踏实实干实事的心气儿。假如共享单车解决了大城市的出行问题,假如随之而来的共享雨伞、篮球、家具、充电宝等满足了人们的需求,有点泡沫也没什么。这些创业项目的倒闭是创业者和资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。愿赌服输,总比计划经济的巨额浪费要好。

这是个喜新厌旧的时代,资本更是如此。2014年属于O2O,2015年属于智能硬件,2016年属于直播、VR、无人机,2017年属于共享经济。这些“伪风口”伪到什么程度,关键看它们是否切实解决了人们的一些需求。毫无疑问,现有的所有共享经济试错,都有巨大的市场需求。假如几十元睡一次共享床铺,那的确解决了弱势群体的生理需求。假如19元一把雨伞能让人安然回家,那就是市场亮点。这样的共享应该来得更猛烈一些。

2017年5月28日,浙江嘉兴学院梁林校区,一名大学生在共享篮球柜前借篮球。图/IC

要提防的是乐视那样的项目,不产生靠谱的产品和服务,只是一味画PPT圈钱。

主管部门和媒体舆论无需为资本瞎操心。比如目前共享单车投放量过剩,50家公司没一家盈利,市场越来越凶险。那是创业团队和资本要注意的事。有人说,共享单车公司拿着我们的300元押金去投资了;也有人说公司本身根本不在乎是不是真的盈利,只要噱头本身有吸引力,可以融到资就完事了;还有人说,这些公司得到用户的行为数据,再卖给其他商家,这叫“羊毛出在猪身上,然后让狗埋单”……所有的猜测,都是咸吃萝卜淡操心,让市场去回答吧。我们只负责把单车骑好,别摔了,分享共享经济的红利。

经过一年多的“颜色大战”,共享单车厂商开始另辟蹊径。2017年6月30日,ofo推出小黄人版共享单车。图为杭州一商场前的小黄人版共享单车。图/IC

共享经济释放新的生产力

现在连潘石屹都知道不卖楼改经营创业工场了,向创客提供灵活的工位和办公室,帮助创业团队共享空间,从牵线搭桥中赚钱。优客工场则走得更远,还接入了包括人力、法律、财务、工商注册、推广甚至幼儿园等服务商,催化资源的高效利用。共享和连接是未来开发商的转型目标和任务。一个大开发商愿意俯身于一个小小团队与之合作,共享新经济红利,这不是商业民主是什么呢?

Uber、Airbnb、小猪短租、途家、优客工场、维基百科、猪八戒,等等,当然,还有字幕组,都代表着社会进步,代表着商业民主化时代的开启,代表着一种新的生产力得到释放。

 

2016年12月13日,成都,一位女士通过手机App顺利开走了停放在蜀西路停车场的共享汽车。图/IC

拜新技术所赐,人类文明正在经历否定之否定的轮回。农耕时代以“熟人社会”为特征,到了工业时代,为了满足大规模生产的需要诞生了公司制度,人类社会也逐渐演变为“陌生人社会”,而今天通过互联网,我们正重新向初始状态回归,走向“半熟人社会”。技术在迭代,可人性不变。这个人性,就是把生人变成熟人,把冰冷的交易关系变成共享关系。

马云说,互联网上每天都发生2400万宗交易,也是2400万次信任。随着80后、90后成为社会的主导力量,社会价值观和消费观发生了明显的改变,他们渴望沟通、乐于分享,他们就爱陌生人。

更为深刻的变革是,集权的工业时代的特征——“集中化、规模化、标准化”,正在让位于商业民主化时代的逻辑——“分布式、社会化、个性化”。而今,在共享经济的大潮下,人们可以摆脱占有物品的枷锁,更加自由地选择喜爱的物品和服务,价格低廉,而且摆脱了垄断和集权控制,所爱即所得。当然,这只是个开始,需要集全社会的力量来推进。

 

布列特·瑞德(Brett Ryder)为《经济学人》杂志第三次工业革命报道绘制的插画。

 

共享经济必须突破三大障碍

Uber不拥有一辆车,却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出租车公司。Airbnb、小猪短租和途家不拥有一间旅馆,却成为全球最大的旅行居住平台。“居住自由主义”是小猪短租的slogan,房源有普通民宿,有隐于都市的胡同小院、花园洋房,有别具匠心的绿皮火车、森林木屋,等等。如果你有富余的卧室或沙发,贡献出来有何不可?留宿旅行中的客人之余,还结交了新朋友。这是生命的欣喜,虽然也有风险和纠纷,但相比这份欣喜都不算什么。

客观说,分享经济在中国比世界上其他地方都发展得好。第一,中国人口多,中国的人口百万以上的城市比任何一个国家都多。第二,中国智能手机的普及率高,连农民都比其他国家的人用手机用得好。第三,国家支持,共享经济等新业态在一定程度上提供了很多就业机会,使得在经济下行的情形下还能保持一个比较好的就业率。

当然,中国的共享经济还不成熟。所幸的是它们并没有被一棍子打死。假如将这些新业态套上传统产业的规范,早就死掉了。我们不要看是否符合某个行业规范,不要看又曝出了某某安全事件,要看就看好评率,看客户的口碑传播,这才是真正的市场活力所在。

一群北京年轻人驾着从共享用车平台选取的房车郊游。图/由受访者提供

 

共享经济还不成型,它们必须突破三大障碍,即体制障碍、素质障碍和观念障碍。新物种美妙不可方物,法律法规应该跟着它们变,而不是照顾既得利益者,这才是进步的监管智慧。新事物测试公民素质,如果社会原本就不遵守公共规则,那不是新事物的错,是社会的错。大家都想着攫取和占有,而不是分享,这样的社会也不是好社会。至于共享经济的本意是否是“拿出多余物品和服务与他人共享”,已经不重要了,关键是让社会大众分享了物质丰富和科技进步的红利。

世间万物,唯我所用,非我所有。未来,我们都拥有,又都没有。即插即拔,来去自由。这,才是彻底的共享经济。你说是不是?我在微博上这么一说,下面的评论是“赶快让房子共享吧”“赶快让优质教育共享吧”“赶快让优质医疗共享吧”。嗯,一切都刚刚开始。

 

 

《新周刊》497期已上市

点击下列图片即可购买

本期看点

 

中国式假共享批判:

大家唯一都不提的是如何赚钱

被叫停的共享睡眠舱。图/IC

沈阳,沈阳:

一个旧世界都市中心为何迷人?

1994年8月,沈阳青年大街。图/视觉中国

 

推理小说家阿加莎:

我常常假装自己是成功作家

阿加莎·克里斯蒂(1890—1976)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绿岛小站 » 共享主义社会来了!

赞 (4)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